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游久电竞预告
发布时间:{$itemInfo['publish_time']|date='Y-m-d H:i:s',_ _ _18bet反而能增添一份小心。山花烂漫,景色宜人,如果陶醉了,想笑就笑吧,不心故作矜持!.18bet体育船的命运在于漂泊;帆的命运在于追风逐浪;人生的命运在于把握,把握信人生,方能青春无愧。.18bet官网有的写得恢弘,有的写得小气;有的写得平顺,有的写得曲折;!}##}来源:18bet-18bet体育-18bet官网点击:1

  征稿游戏类别:Dota2、自走棋(含手游)、绝地求生、Apex英雄

  DOTA是一个贯穿我整个青春的游戏。从校园走向工作岗位,很多游戏都已淡出了生活,可电脑里永远都保留一个叫“war3”的文件夹,而文件夹“maps”里藏有各种版本的DOTA地图。每张地图,都是一段回忆,有些记得,有些忘了。再退回桌面,看一眼冰封王座的图标,依旧给人很亲切的感觉......

  2009年我初中刚毕业,也就是那年暑假我偶遇冰封王座。

  那时我牛哥(舅舅家大表哥)刚上大学买了笔记本,我在他家打网页小游戏。他在一旁教训我:你那个太幼稚了,现在大学生都在玩DOTA,你赶紧学一下。于是我在他的指导下打开了冰封王座,选了一个AI地图开始了游戏。

  我说我要一个厉害一点的英雄,于是牛哥给我选了一个巨魔。他给我买了几个树枝跟大药就让我去下路用A键补兵。走到塔前时,两拨兵已经打起来了,我上前就A了一个食尸鬼,结果一不小心丢失了单位,被围殴致死。我就问牛哥,这不是英雄吗,怎么连小兵都打不过......

  他就跟我解释是装备等级不够的原因,又让我去打野。第一波小萨特还是比较好打的,但是打人马就很难受,差点被打死。牛哥就说,你去线上混经验升级,不要死了就行......

  整个过程玩的我晕头转向,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玩。我理解的英雄应该是随便放技能,轻松打小兵的那种。牛哥果然懂我,让我玩澄海3C。3C技能华丽,放起来爽,一下子就让我入坑了,而DOTA早已抛于脑后,只知道它很火,可也很难。

  次年暑假,我已经转学了。初中的几个好哥们(熊哥、辉子、帆神、屠夫)暑假就约好到我家来玩。他们四个加上我就是最早的开黑5人组。在家确实没什么可玩的,于是我们去了安庆某家网吧五连坐。

  他们当时都已经开始在玩DOTA了,我说我不会,只会打3C。这时熊哥一边操纵着大树猛锤小兵,一边跟我说:没事,我们都刚刚玩,也不太会。于是哥几个就开了一把,5个人分成两队。我不记得我跟哪些人是一队,但我记得我选的是巨魔,我狂A辉子的神灵,发现打不动他,结果被他两下火矛点死......

  之后我们又玩了好几次,一开始觉得没什么意思,但慢慢发现跟大家一起开黑是一件极其有趣的事,特别是我白牛从地图另一端直接冲过去把屠夫的幽鬼一顿乱锤,那感觉是真爽......

  开黑5人组各有各的特色,现在回忆起来也挺有趣。

  帆神是我们几个当中技术最好的,一般都是打1号位。为了带我们飞,他不得不须选后期打。因为我们技术跟帆神有很大差距,都叫他帆神。开黑5人组,其实是一个“一神带四腿”的组合......

  屠夫打3号位玩中单,当时他经常选屠夫这个英雄,玩的英雄也属于偏肉的,加上他有点胖,我们都叫他屠夫。一开始他是拒绝的,时间久了他也认了。

  辉子当时主要打2号位,他思路清奇,总是在关键时候找不到人,一看小地图,他在离我们很远的角落里刷钱......经常是我们被人团灭推高地了,他装备也没起来。我们说他,他也不反驳。很佛系,也很快乐。

  每个认真打辅助的人都很有奉献精神,熊哥就是这样的人。其实他也是被逼的,当时因为其他四个人都不喜欢买眼,熊哥只能抗下5号位的大任,默默包鸡买眼买粉,偶尔还要给打中单的屠夫养个树枝。有时没有及时买眼,还要被其他人说,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角色。

  至于我,就是个混子。意识操作都一般,大多时候都在划水打酱油。在打团时甩甩技能,放个控加个盾,奶奶队友后就可以送了。在熊哥没钱买眼时,再买的点眼(插眼时,搞不好还被对面屠夫钩到)。打对游戏其实没有什么理解,往往都是帆神在一边带我,教我该怎么打。

  整个高中因为我跟其他四个人并不是在一个学校,在一块打游戏的机会线人组正式开打的时候还是在高考后。

  高考结束后,我们几个人在网吧里一连打了几天几夜。除了吃饭睡觉,其他时间都是在打游戏。晚上闭上眼不是在补刀就是在买TP回城。我们基本上都是网吧五连坐,交流起来方便,吵起来也很方便。有时因为点小事要比比好一会,然后吵完了继续打。

  有一天辉子请客,我们几个人在那疯狂喝酒,中午都喝多了。出门时大家都晕晕乎乎的,也不知道是谁喊的:“走啊,去网吧搞啊”,于是我们几个相互扶着去了网吧。那个下午,一个个操作飘的不行。眼看着就要打团了,不知道谁玩的潮汐,莫名其妙的一脚空大,我们马上都散了......

  从酒醉打到酒醒,从天黑打到天亮。那段时间我们就更疯了一样痴迷于这个游戏。

  中学期间,我们好歹还在一个县城,再远也远不到哪去。上大学后各自就离的非常远,屠夫在哈尔滨,帆神在北京,熊哥在天津,我跟辉子在芜湖。因为时间地点因素限制,很难每天都能上线打游戏,于是大家就约好周末5人集体上线开黑。

  我跟辉子在同一个市,离的也不远。周末不是他到我学校来,就是我去他们学校。说是去学校,倒不如说是去学校附近的网吧。那时还年轻,基本上都是周六打一个通宵,然后周日睡一天。后来因为事情多了,我就在寝室用笔记本跟他们打。

  再后来大家开始转DOTA2了,而我电脑配置跟不上,玩起来很卡,加上我还是执着于DOTA1,就慢慢开黑的少了。但我们寒暑假聚会时,还会继续到网吧开黑。DOTA2跟DOTA1虽然有很大区别,但是在一块打游戏的感觉还是在那。

  毕业找工作那会真的很迷茫,四处碰壁的我很绝望。那时正是夏天,天气异常的热,每次面试回去后,我都不知道要去哪。虽然寄住在老亚(小表哥)家,但感觉一个这么大的城市,却无处容身。走到巷子口,我买了瓶可乐就坐进了网吧开始打DOTA,几盘打下来我会感到舒服的多。

  这个时候,我的开黑5人组早已不打DOTA1了,我的11好友列表里大家的头像都是灰色的。即使这样,我依旧喜欢这款游戏。

  恰好老亚也喜欢打DOTA1,他跟我的感觉是一样的,无论DOTA2画面怎样,游戏体验多好, 但还是喜欢DOTA1,这就是所谓的情节吧。每到周末他放假了,我们就约好去网吧打一天DOTA,天黑再回家。后来,我找到工作了,也搬走了,但是我还是会忍不住去网吧打这个游戏。

  如今我已经基本告别游戏了,本以为DOTA也成为过去了,没想到我在去年还参与了线下观赛。因为条件限制, 无法去现场,我跟熊哥买了线下电影院观赛的门票。

  我们看的是决赛,地点是在合肥的电影院里。晚上我们过去时,现场已经去了不少人,都是去给中国队独苗LGD助威的,若LGD没有出线,估计到现场的没有那么多。看到很多人在为LGD加油助威,我内心燃起一丝兴奋,我迫切希望LGD能拿下冠军。这种直播看见证中国队夺冠应该非常爽吧。听着大家的呐喊声,我猜大家都是这么想的。我随手把当年的开黑5人组的ID写在了签名墙上留作纪念,遗憾的是账号密码被我忘了。

  LGD败者组2:0把EG送回老家,直接进决赛打OG。一开始我们都信心满满,最后的结果还是输了。电子竞技,只有冠军没有亚军,就算是第二名,在广大玩家心中他就是输了。比赛结束天都已经天亮了,很多观赛的人都是抱憾离场,我却有一种如愿以偿的感觉,跟这么一群热爱DOTA的人一起看比赛本身就是件开心的事。

  如果有机会,我们当时的开黑5人组能组团去现场看一场中国队夺冠的比赛,我想我对DOTA这个游戏的情怀也就可以圆满了。

  如今,为了永久保存我的war3文件夹,把它在各种网盘、硬盘里备份。即便我一年也不会打开它几次,但这款游戏我会一种保留它,仅仅是一种对DOTA的信仰,对青春的一直纪念。

  各种版本的地图,各个阶段的回忆全都保留在里面。喜欢一个游戏,不在于你每天玩它多少次,而是你只要听到这个名字,你就会觉得它亲切,一种愉悦感遍布全身。从2009到2019,转眼就是10年了,如今只想对DOTA这个游戏说一句感谢!

  谢谢这个游戏在我的青春里,留下了各种不可磨灭的美好,特别是难能可贵的友情。当年一起打DOTA的我们10年后依旧是很好的朋友,几个人在一个群里,每天还在相互喷对方谁更菜。10年后我还是那么菜,熊哥说,现在你上线我绝不骂你了,我信你鬼,遭老头子坏的很......

  faith_bian跟星晴配合越来越好,大妈430被喷最惨[查看详情]